少年郎(惇曹 G)

少年郎 (惇曹)

注:灵感来自我和惇曹共同的家乡习俗,也许ooc到飞起,慎入。

开春孔祭一过,皖南就会有大大小小的傩戏班子表演。

正薄暮间儿曹操在墙外呼夏侯惇去看戏,夏侯惇应了一声,便噔噔噔从大门跑出来,脸上笑得傻气。

两个十二三岁少年从庙会的人山人海里游鱼般穿过去,直扑到戏班子场围,左挤右挤,总算让自己站的舒服,周围大人见是两个个头不及肩膀的小孩儿,横竖挡不住看戏,挤就挤吧,也不做那骂咧咧的事儿。

彼时夏侯惇还比曹操矮上一头,周围喧闹,只好踮起脚开足了嗓门直冲曹操耳朵边喊:“孟德!!!今儿是演哪出啊!!!”

这一声直如雷轰,吓得曹操一巴掌拍上他的背就把夏侯惇打懵了。

“嚷嚷个鬼啊!!!待会儿开始了自己不会看哪?!”一边揉着耳朵表示受到了音波伤害。

“捉黄鬼是吧?”夏侯惇从蒙逼中缓过神,揉揉自己的背,好痛。

“知道你还问。”曹操翻个白眼。

“欺负弱小,小心被当黄鬼抓去。”夏侯惇大笑。

“阎王看到我这样的黄鬼会信?”曹操顺着话冷漠地回答他。

傩戏开场了。

此时夜色尚浅,零落点着几个火把,在春寒里晃晃悠悠的。火光下明明灭灭的戏场里,陡然升起来几团黑影,扭曲,舒展,拔高,低伏,看得周围人屏息静气,敬畏感打从皖南人的血液里生起——这是大鬼小鬼出来抓黄鬼了。

那些人扮的黑影舞动着,低语着,小声惊叫着,一次次掠过周围的人群,曹操和夏侯惇每每从鬼影里觑见那油彩画出的,狰狞的鬼面,都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突然,一个经过他们的黑影出手那么一抓,惹得他们一群人惊叫不已,夏侯惇下意识想抓住曹操的手,却发现身边的少年已经不见了,后面的人自然地挤上来填了空位,把他伸到一半的手撞了回去。

他的心好像突然掉进了冰井。

“……孟德?”这傻帽,不会真被当黄鬼抓去了吧?

他左看右看,甚至往戏场里看,这时阎王爷已经出现在了场上,那一旁的判官照戏用诡异的音调读着一堆判词,然后让大鬼小鬼把抓到的黄鬼押上来受罚。

但夏侯惇一点儿看的心思也没了。他不知道他是应该挤出去还是留在这儿,曹操到底去哪儿了,他一点思绪也没有,他的脑海里回荡着大鬼小鬼那可怖的打扮和絮语,还有他说过的那句话:

“欺负弱小,小心被当黄鬼抓去。”

正当这尚年幼的少年陷在恐惧和不安的时候,戏突然停止了,夏侯惇拉回注意力,也只勉强听进什么“……服装……丢失……抱歉……下次……”但他不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人群嘈杂着散去,他现在只想找到曹操。

他急急从场围一眼望去,没有记忆中那个背影,便两手撑在场围,一跃而过,看准了那个演戏时经过他们的大鬼,拉住了人家的披风一扯,照面就是一拳,被打的措手不及不明就里,唯有双臂捂面叫着别打了别打了,夏侯惇得了上风犹不肯停,一拳又一拳,暴躁地吼着:“说!你把个孩子拐哪里去了!你个杂皮人贩子!说不说!”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哀嚎和迷惑。

被打的一个劲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两边的人反应过来,冲上来架住他轰出场围。夏侯惇出神地站在人群里,感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他其实知道不是那个人干的事,但他也没辙了。

找不到曹操,他只好一个人继续找,直到人群渐渐散去,留下火把依然晃晃悠悠地亮着,月上中天。

想着本来挺高兴地出来玩,结果走丢了曹操,转念一想没准曹操被挤散了也寻不到他,可能就先回去了,但要是他遇到了什么……少年越想越多越想越烦,不自觉地朝家里走去,眼眶却渐渐被自己憋红了。

黑暗里路过街角,突然有人大喝一声把他扑倒在地,夏侯惇二话不说就是一拳,只听哎哟一声,感觉打在某种皮制的东西上,低头一看,一张黄鬼面具的大脸霸在眼前,吓得他魂飞魄散,当场蒙逼。

“元让你越来越暴躁了……居然直接动手……”黄鬼面具被揭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亲切的……罪魁祸首的面容。

然后……夏侯惇照着脑门给了他第二拳,一声不吭站起来就走。

“混蛋啊你还打我!”曹操气的跳脚,但也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只好憋着气跟在夏侯惇后面,一个劲问他怎么了干嘛摆个臭脸?

就这么一路烦到家门口,夏侯惇回头,咬牙吐出两个字,“滚,蛋。”

莫名其妙。曹操瘪嘴,心想你不给我面子我也懒得忍你,趁夏侯惇还没叩开门噼里啪啦骂了一堆,说他在路上就为了吓吓他等他等得多辛苦甚至害怕他被人贩子拐跑了云云,然后转身就走,台阶还没下几步,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紧得他连头都不能回,但可以想见到底是谁。

住了嘴,突然想到自己突然消失去顺戏班子的衣服,或是也吓到夏侯惇了吧,那么晚才等到他,还一见面就直接动手,莫不成是找我找到中夜?

想着想着,心里突然很愧疚,抬手握住夏侯惇环在他身前的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这么在黑暗里,寂静里,突然听到几声呜咽,风一吹,却不真切。

“元让,你,你没哭吧?”

“……哭个毛线。”

手突然松开了,曹操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回头再说点什么,却听到门已经重重关上了。只好在夜风里叹了口气,往对面自家的门口走。

小孩子嘛,偶尔龃龉一下,有什么要紧呢?

反正第二天早上,他们都因为迟归被各自的爹揍了一顿。

评论
热度 ( 10 )

© 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