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刀与星辰

总结:

在一切之前,要先有价值观的确立。

行为比语言更有说服力,无声胜有声。

类型片首先要确立一种特立的价值观,而不是类型元素。

我们之所以不能在电影里讲一个好故事,不是不聪明,不是没学问,是我们对价值观不感兴趣。

一个故事最激动人心处,是价值观的冲突。

只爱看热闹的人,是拍不出好电影的。大多数武侠片是不良心态的宣泄,难见到令人尊敬的人品,难见到值得思考的人格,与传统文化中的优质部分相隔遥远。

武侠电影多是自我解构的,呈春梦状态。面对科技,武侠一定要逞强,执着地反科技,说明心理上过不去科技这道坎,是反科技的科技迷狂。

因为科技,许多武侠电影的世界是崩溃的。不讲逻辑了,就不会关注人的生存状态,既然不关注人的存在,故事也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需要宣泄和补偿的情绪……

不同的类型片有不同的恐怖对象,爱情片恐怖的是阶级差异,贫富或政治立场伤害爱情;恐怖片是对异教的恐惧,变态杀人狂是精神病伪装下的思想家;侦探片恐惧的不是坏人,而是社会已普遍败坏的真相……一流的侦探片都是不结案的。

武侠电影恐惧的是科技,但又对科技没有认识,稀里糊涂地就胜了。对恐怖不深究,作为类型片就难成型了。

类型片解决生活的几大类焦虑,懂了类型片,也就懂了大体人生。焦虑靠建立起价值观来稀释。

西部片的焦虑是孤立无助,大自然的压力、社会的无序在西部小镇集中反映,建立了独往独来的价值观,无助感变成卓尔不群的骄傲,孤独反成魅力。

科技是黑帮片的恐惧,武侠片就不要与之争了。对于中国人,科技恐惧毕竟是外来的,我们有内在的恐惧。

中国文人传统的恐惧是礼崩乐坏,儒家文化便是从这种恐惧中产生的……

每一种类型片都有自己的知识体系,西部片是枪械知识和流浪技巧,爱情片是女性心理和家族文化(或街机信条),武侠片应该是礼乐。

类型片的基础不是视听炫技或是明星派对,而是大众心理。焦虑令人看电影,有恐慌,有救赎,才能建立类型。如果武侠片的恐慌是礼崩乐坏,那么救赎是什么?

类型片的恐惧,要以确立某种价值观来救赎。大多数类型片都是化恐惧为力量,或是虽败犹荣的精神胜利,不管是事实上,精神上,都是求一个明确的成功。

人的动作是有神性的。
有的时候,一个真实拔刀动作的力度,给人的震撼,可能强过一场群舞的效果。
追求技术、追求美感的危机,就是丧失分寸感,而真正对观众造成心灵震撼的是分寸,而不是泛泛的视觉刺激。

从接受心理学解释,最初的认同是一股足以摧毁一切标准的力量,犹如初恋一样刻骨铭心,不容侵犯。

商业片是阴阳互补的,大众一方面需要被震撼,另一方面也需要发泄,崇拜欲和诋毁欲是大众心理的阴阳两面。崇拜,建立某种价值,产生一个强者,观众会有“我等于他”的感慨,于是感觉良好;诋毁,则是毁掉某种价值,产生一个弱者,观众会有“他不如我”的感慨,从而感觉良好。商业片的目的,就是让人自信地活下去。

电影呈献给观众的不应是道德的是非,而应是道德的困境,如此生活才能进步。高级的叙事艺术是混淆是非的,电影是视听的叙事艺术,所以人类发明电影不是为了看明星,而是审视自身。

观念比事件对观众的刺激更大——这是戏剧艺术几千年验证出来的。

叙事艺术不是直言的,我们只表现人物关系。以人物关系的变异,来折射社会。所以叙事艺术是反光镜的艺术。

我们现在的编剧观念,过分讲求事件演进的逻辑,伤害了事件的血肉,结果很多片子前面情节的铺陈,好像只是为了解释后面的结果,这便乏味了。

一部电影里,内心表露得太多,往往达不到深刻的效果,因为内心活动用语言表现出来,总是肤浅的。如果非要用语言,这语言也要和内心想法有差异,这样才能保证内心是宝贵的,这个人物才是值得我们迷思的。

柯波拉一开始说《教父》小说是垃圾,没法拍,直到他想到把黑帮头子当圣人来拍,这便形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混合型,有了魅力。

伟大的艺术家都是追求空间感的,电影是导演的艺术,戏剧是演员的艺术,因为影视演员不负责空间,而戏剧演员负责空间,这种空间感觉是戏剧演员的第一心理。

纺车是平常事务,而电影就是要赋予庸常事物新的眼光,平常中见神奇。

作故事的时候,需关注四大空间,工作的空间,性爱的空间,娱乐的空间,亲情的空间,当此四空间异样,便有社会的变革。

人物最忌讳局限在人物关系上,仅是这几个人的斤斤计较,看着看着便无趣了,所以人物关系要从四大空间里延伸出社会含义。如无异于延伸社会,那便探索人性吧。

故事时对人生的修正,通过看他人的故事而探究自己,故事的收尾需要讲出一个理,此理最好不是语言,是一个人物的反常情绪,或一个视觉意境。但有了这个理,观众灵性上才可满足,否则仅觉看了一场热闹,我们抱怨了很久“好看,但没劲”,劲便是导演的赠言。

做剧本的误区,便是无限度地搜集素材,捡到筐里的就是菜,而故事不是有多少点子,而是这些点子有能否获得一个贯通的意义,毕竟故事不是为了说许多话,而是为了最后说一句话。


个体写作容易犯一根筋的逻辑错误。集体创作思维多端,原该无错,但集体心理学显示,一个经过充分集体讨论以后的意见,往往是一个浪漫化的短见。


集体创作的弊端是受谈话氛围,节奏的影响太大,现场情绪往往影响对实质内容的判断,我们经常兴高采烈地敲定一个低劣的方案。
所谓众口难调,参与创作的人往往有不同的审美趣味,如要妥协,就会得到一个分寸感全无的作品。


音乐讨厌就讨厌在会迅速地给戏定位,从而抹杀了我们丰富的观感。


由于东方的封建专制压力巨大,禅道几乎是唯一的叛逆途径,知识分子论禅道是在找自由尊严,所以古书中留下了太多的狂僧疯道,亵渎宗教戒律,隐喻着亵渎国家律法——这是知识分子的宗教观。
tbc

评论
热度 ( 2 )

© 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