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lla

千年幸福論

©Stella
Powered by LOFTER

去金沙博物馆,刚从遗迹馆那遍布兽骨的考古现场走出来,并经历了三千年榕树树根的掉san洗礼,却看到一个男游客领着朋友进来,一边回头介绍道。

“欢迎来到我家。”

#今天四呆san值清零了吗

给女儿

711记忆

别拦我我还能嗨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博尔赫斯(阿根廷)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
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
我父亲的父亲,
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
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
死的时候蓄着胡子,
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

我母亲的祖父
——那年才二十四岁
——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
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
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

【杀死汝爱】诞生于缪斯手中的第一颗星(金卢无差 G)

“最近有场沙龙,我母亲办的,陪我去吧艾伦。”

“你母亲?别忘了我们在哥大的那次翻船……”

“她只看了你一眼,艾伦,你居然觉得所谓的美国贵妇有这功夫记住一个学生,而且还是两年前的一眼?”

事实上不止一眼。我有些苦涩地想。我在你的宿舍里见过她,她骗我保释你出狱。不过你最好别知道这些。

“好吧。但你不是很厌恶名流聚会吗?”

“但这次不会。你来就知道了。”

 

“Mrs. Bloat为她女儿在经济方面的成就骄傲非常,而那位年轻的小姐显然是个瘾君子,从她的眼睛就可以看出来,Mrs. Bloat该为此欢欣鼓舞。”

我和卢靠在沙龙大厅的角落里,审视着来来去去的生命体,听着卢不着边际...

【杀死汝爱】木曹(金卢无差 G)

意识流短一发。

另一个爱人撞击这宇宙

轮回打破

但死亡伴随着重生

就像所有的爱人和悲伤的人

我是个诗人

金斯堡可以在石墙上写一万遍“上帝去死”,但他才是那个渎神的人,他是打伤通灵者那颗残忍的子弹。

“怎么,通灵了?”

 “你是不是曾爬上一堵肮脏如布鲁克林的墙,用喷筒写了几个大字?”

“哈,看来是做梦。”

“不,不是梦。我看见的,我就跟在你后面,看见你爬上那堵墙,轻巧得像跃上哥伦比亚图书馆的木桌。”

“我的手上拿着亨利卡维尔吗?”

“拿着一本书,但……”

金斯堡顺着卢西安的视线向下看,自己的手里攥着一本《彩图集》,而卢西安在笑。

“我看见的就是真的!”他脸红...

“残忍又多情,幼稚而深沉

            ……一百万遍的伊右卫门”


一把刀,两段情,三扇门,《大正四谷怪谈》真是百看不厌啊。


最近稍微闲了一些,想把看过的舞台剧都以画的方式记录一下。